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嘉祥好的白癜风医院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2-15 14:18:33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嘉祥好的白癜风医院,黑龙江白癜风专家,广东白癜风的危害,海南白癜风的病因,天津能否治白癜风,潍坊治白癜风的设备,济阳白癜风

为什么女孩们不觉得自己有资格享受性爱?

by 雅君


当玲小珑还在青春期的时候,“性”真的算是一个比较难以启齿的话题,尤其在有男生在场的公共场合,总觉得直接谈论好像不妥,但随着现在时代和社会不断进步,大家的看法似乎又进了一步,也可以落落大方地探讨这件事。

今晚,玲小珑要跟大家介绍我的一个好朋友,雅君 (微信公众号:雅君的好用分享 ID:YakiShare )。她是一个随性又有趣的人,学过法律,做过记者和自媒体人、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从心理学知识到吃喝玩乐买买买、音乐好书电影都会写。特别是关于 “如何正确看待性”,她的这篇文章丽塔觉得真心写得很好,必须来跟各位分享一下。

提到性你会想到什么?

如果回到十年前,当时还在青春期的我,回答大概是“强奸、骚扰、恶心、流产、疼痛”,总之,一堆负面词汇。

因为当年的我并没有接受过任何靠谱的性教育。学校、家长都对此避而不谈。

通常我们回避遮掩一件事,是因为那件事羞耻、肮脏、糟糕、见不得人。很自然地,当时的我会把性也归为这一类。

后来,我花了很长一段时间自我教育和解毒,消除对性的负面印象,学着了解、接纳自己的身体和欲望,不为自己的需求羞耻。

十年后的现在,我发现,我们的性教育似乎依然没什么改进,还是禁欲教育的那套。稍好一点的地区,开始做反性侵教育,但也只是谈性的弊端,不谈性的正面价值。这自然会导致很多年轻人,尤其是女孩,把性等同于风险、危险,甚至污秽,却忘了性明明可以也应该和快乐、亲密、爱、信任、幸福联系到一起。

当我看到国内性教育缺乏,但无痛/微创人流广告随处可见;女孩们把自己看成性行为的被动承受者,而非主动参与者;人们因为对性的羞耻感,而压抑自我,即使在亲密关系中,也不和伴侣交流、表达自己的需求和欲望,我会觉得很惋惜。

我很希望后来者们不用走我当年所走过的弯路,能够从一开始就接触到赋权式的、科学的性教育,能够快乐、负责、安全地享受自己的性,也包容他人的性,活得愉快舒展,而不是病态压抑。

所以今天想和你分享的内容来自于记者、作家Peggy Orenstein的TED演讲《年轻女孩是怎么看待自身的性快感的?》(What young women believe about their own sexual pleasure)。

在这个演讲中,她分析了为什么美国的年轻女孩虽然觉得自己有权进行性行为,但不一定觉得自己有权获得性快感。

“我们从来不说‘阴部’,绝对不会说‘阴蒂’,更不会教育她们什么是自慰,如何满足自己。

然而我们却不现实地期望,她们会认为性是关于她们自己的,她们能清楚地表达自己的需求、欲望和底线,这可能吗?”

Peggy的演讲让我很有共鸣,她也让我更加理解了青春期时的自己对性的负面态度是如何形成的,以及再次确认,在日常生活中,大方谈性的必要性。

我请@江江 帮我对演讲内容作了整理,下面是她根据Peggy Orenstein演讲稿的原文摘取的精华内容,相信也会对你有所启发。

年轻女孩是怎么看待自身的性快感的?

演讲者:Peggy Orenstein

● 01 ●

性快感,作为一种权利,你拥有吗?

Peggy花了三年的时间跟十五到二十岁的女孩子谈论她们对性的看法和经验。她发现:尽管年轻女性可能会觉得自己有权进行性行为,但她们不一定觉得有权享受性爱。

一位常青藤盟校大二女学生,自称来自于女强人的家庭,十三岁就有了性经验,但回顾过往的性体验,其实相当糟糕,缺少互动、也不享受。她不表达自己欲望和需要,同时觉得这没什么,女生不都是这样吗?

于是这位“女强人”,遭到了Peggy的质疑,聊到最后,她承认:没有人教她如何在性行为中找到掌控感。


在亲密互动中,不少女性觉得自己有义务去满足对方的需求,却并不觉得自己也应该得到相应的对待。

比如KJ(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本文部分“敏感”词汇将用拼音首字母代替,下同)。

Peggy遇到了很多为伴侣提供单方面KJ的女孩。她将这种关系比喻为倒水:“如果每次他叫你去厨房帮他倒杯水,而他从来不帮你倒水…或者他去了,就这样…极其勉强的样子,你是不会赞同这种行为的。”

Peggy 很好奇,为什么姑娘们愿意提供单方面的KJ,却并不期望另一半同样也为自己服务呢?


● 美剧《性爱大师》截图

她发现,不一定是男孩们不愿为女孩KOU,而是女孩们不愿意让他们那么做。

这是因为,女孩们表现出一种对自己性器官的羞耻感,觉得那里既恶心又神圣。而她们对自身性器官的感觉,直接影响到了对性的感受。

● 02 ●

你如何看待你的性器官?羞耻OR坦然?

印第安纳大学性学专家黛比•赫本尼克认为女性对性器官的自我意象是“被包裹的”,也就是说,女性往往将性器官的自然状态视为不可接受。

Peggy在调查中发现,大约四分之三的大学女生至少时不时地会剃掉阴毛,全部剃光,而超过一半的女生是定期剃。

她们认为剃光“耻毛”让她们感觉更“干净”,而其实更深层的动机却是避免丢脸:“男人们表现得好像他们挺嫌弃那个的。”“谁也不愿意被那样议论。”

上世纪二十年代,流行露臂直筒连身裙,女性的胳膊和大腿开始暴露在公众视线下。同时,女性开始定期剃腋毛和腿毛。

这标志着女孩最私密的部分暴露在了公众视线下,使其有受到批评的机会,于是别人的观感变得比她自己的感觉更重要。

但是别人的观感真的更重要吗?韩剧《爱情小说》里有一段男女主角讨论腋毛的情节。

女主角很坦然地看待自己的腋毛,并不将腋毛视为耻辱、怪异或是不洁。也正是这种坦然的态度,让男主角改变了自己的看法。

是的,你如何对待自己身体,是尊重接纳,还是排斥羞耻,也会影响他人对待你身体的态度。


● 韩剧《爱情小说》截图

剃毛风潮之后,兴起的是阴唇整形术。

对小阴唇和大阴唇做整形,是美国少女中相当流行的美容整形手术。在所有整容手术中,年龄未满十八岁的女孩只占到百分之二,她们却占了阴唇整形术的百分之五。而在中国,也充斥着各种关于所谓“私处美容”的广告。

其实美国妇产科学会早已发表声明称,这项手术几乎没有医学意义,也没有被证实是安全的。其副作用包括瘢痕、麻木、疼痛以及性快感减弱,对女性的身体有害无益。

● 美剧《性爱大师》截图

● 03 ●

不疼就OK,这个标准是不是太低了点?

密歇根大学的心理学家莎拉·麦克莱伦创造了一个概念——“亲密公平”(intimate justice)。在她看来,亲密行为,和家里谁洗碗,谁扫地一样,同样涉及公平问题。

她希望大家去思考,谁有权主动发起性行为?谁有权享受性?谁是性行为中最大的受益者?以及你和你的伴侣对“够好了”的标准是什么?

麦克莱伦在研究中发现,年轻女性更容易用性伴侣的快感来衡量自己的满足感,她们会说:“如果他得到了性满足,那么我也得到了性满足。”

与此相对的是,年轻男性则更倾向于用自己的高潮来衡量满足感。


而对糟糕性行为的定义,男性与女性也是不同的。一项关于美国人性行为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调查显示,年轻女性有百分之三十的时间会发生性交疼痛,她们的形容常常是“沮丧”、“丢脸”、“可耻”。年轻男人则从来不会使用这样的字眼。


对于不少女孩们来说,只要发生性行为时不会疼,她感受到和性伴侣更亲密,并且对方能够达到高潮,她就会感到满足。

这些条件看上去似乎并无不妥。想要跟性伴侣更亲密,希望他快乐,当然没什么问题,而且高潮也不是衡量一次经验的唯一标准。

但是我们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不疼”……这对于个人的性满足来说,难道不是一个太低的标准了吗?

在Peggy看来,女性教育已经使一代女孩学会站出来发声,要求在家庭、在学校、工作中,获得平等对待。而现在,我们是时候同样要求,在私生活中的亲密公平了。

● 04 ●

性态度偏差,是女孩儿们的错吗?

Peggy认为,其实是父母、社会对女孩儿们实施了某种心理上的割阴。

从婴儿期开始,男婴的父母更倾向于说出他们身体器官的名字,至少他们会说“这是你的鸡鸡哦”。女婴的父母则从肚脐直接跳到了膝盖,中间的部分就完全不提了。

不提一个东西的名字,只会让它变得难以启齿。

当孩子们进入青春期,学校告诉男孩们什么是勃起和射精,告诉女孩子们的却是月经和意外怀孕。女性生殖系统的内部结构,总是用灰色在两腿之间标出来,然后配之以不明不白的解释——“就是样子像牛头一样的东西”。

或许,我们需要重新思索我们对所谓“处女”、所谓“破处”的定义。

传统观念将“插入”视为破处,其实是将一种有不舒服或疼痛的行为,作为性成熟的分水岭,Peggy对此表示质疑。

女同性恋和双性恋女孩的经历给了Peggy启发。因为在同性性行为里,这些女孩子感到能够无拘无束地打破常规、自由地创造一种适合自己的性行为方式。她们不会将“是否经历过插入式性交”视为处女和非处女的唯一区别,而是将这句话改为“是否拥有过性高潮”。

● 美剧《性爱大师》截图

这样的转变,可以使性爱中的个体更在意尊重自我的感受,对性会有更积极的看法,可以保护女孩不易感染疾病,受到强迫、背叛或侵犯。

同时鼓励互动和关爱,促使双方关注互动,考虑是否相互关爱,对伴侣间的亲密公平有了更高的要求。

另外,把插入看成破处,实际上还是以异性性行为为中心,对同性性行为(尤其是女同性恋间)是一种忽视。

将“性高潮”而非“插入”视为性经历的起点,也使女孩们不再把性当做一场追逐分数的比赛,而是把性重新定义为许多体验的综合——

包含了热情、喜爱、情欲的激发,欲望、爱抚和亲密行为。

● 05 ●

让我们大方谈论性吧

Peggy给年轻人们提出了一个问题:

谁才是真正更有性经验的人——是跟伴侣亲热了三个小时,尝试了性张力和交流的人呢?还是在派对上喝得烂醉,然后随便找了个人来乱搞,只是为了在上大学前“破处”的人呢?

要让选择后者的年轻人转变想法,唯一的做法是大大方方地谈论性。把对性的讨论变得正常化,在日常生活中用各种方式来讨论这些亲密行为。

有一项调查,从荷兰与美国两所相似大学中随机挑选的三百名女性,让她们聊聊自己的早期性经验。

荷兰女生受到的不良影响更少,比如疾病、怀孕、后悔;而得到的积极影响更多,比如能够跟她们的伴侣沟通,而且她们说伴侣都是很熟悉的人,负责任地准备好进行性行为,非常享受。

原因正是出在性教育上。

荷兰女生们说,她们的医生、老师和家长,从她们很小的时候开始,就会坦诚地跟她们谈论性、快感以及相互信任的重要性。美国家长更容易把这类谈话完全地限制成了有风险和危险的事情,而荷兰家长们谈的却是如何平衡责任与享受。


在性教育里谈论避孕、预防疾病以及征得同意,都是必要的,但是还不够。

Peggy希望女孩们把与性相关的事看做自我认知、创造性和沟通的来源,尽管它可能存在潜在的风险;

希望她们能够享受身体所带来的快感,而不会沉沦于此;

希望她们能够在床上说出自己的需求,并得到满足;

希望她们能够避免意外怀孕、疾病、被性侵、被骚扰;

万一被侵犯了,也能够得到学校、雇主、法院的有力支援。

的确有很多要求,但这不过分。


我顺便来给大家科普一件事——

相比阴道,阴蒂才是女性性快感的主要来源,如果你没有阴道高潮,只有阴蒂高潮,这很正常。你没什么问题,你不用担心。(之所以要说这个,是因为我发现,很多姑娘因为不知道这件事,有不必要的恐慌和焦虑。而我希望大家能活得开心一点,嗯。)

王蜂、宫宏博所著《醒来的女性》一书中对此有比较详细的阐述,以下是书摘:

女性性快感的主要源泉是阴蒂。这个早就为多数有性经历的女性所知的事实,终于在2010年被科学数据证明。女性在阴道性交中能够获得高潮的几率,直接取决于她阴蒂和阴道口之间的距离,距离越近,性交中阴蒂被触碰的几率越大,获得高潮的几率越大。

所谓‘G点’,由于位于阴道内,属于男根的活塞运动可以刺激到的位置,所以多年来备受推崇和宣传,以至于成为了一个被知识女性熟知的概念。然而,令人啼笑皆非的是,G点到现在还是一个假设概念,很多科学家试图用行为学,解剖学,生物化学等工具来证明它的存在,但是都失败了。超声波研究显示,所谓G点可能只不过是阴蒂根部活动引起的一种感受。即使阴道内G点真的存在,它的作用也是不能和阴蒂相比的。

(雅君说:我前段时间听了性科普作家女王C-CUP的一个讲座,其中也提到G点的存在很难证实,因为如果真有这么一个点,解剖学上,应该可以找到一个组织,但科学家们至今也确定不了这个组织。她在讲座中指出,阴道高潮其实是隔着阴道刺激了阴蒂所带来的。)

那些有割礼陋俗的民族,就是因为男权势力很清楚女人性快感的真正源泉在那里,所以割除幼女阴蒂,杜绝女性性快乐,也就杜绝了她们追求性爱的动力,以便控制她们。

然而,男性向的成人文学,影片,以及商品广告为了给男性以自豪感,和意淫‘女性崇拜男根’的空间,枉顾事实一味捏造和夸大女性阴道快感和男根的作用,以及女性对男根的需要。加之女性极少公开讨论性感受,所以不知道自己的感受在其他女性中间的普遍性,导致很多女性误认为‘对阴道性交没有感觉’是自己的个人问题,而非女性的正常生理……

在这里我们要告诉大家,如果你不能通过阴道性交获得高潮或快感,那是很正常的现象,很多女性都是这样,不能说明你有‘性冷淡’的问题。

最后,我想说,知识以及传播知识,会给人力量和自由;而无知以及用封锁信息来制造无知,则往往会给自己和他人带来伤害,还不自知。

答应我,千万不要做一个把无知当纯洁的人。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攸县白癜风医院